新闻资讯

更多》
粮食连年稳增要靠“内功”
农业部:2020年奶类产量达6400万吨
再夺丰收年 再续黄金期
商务部等多部门将联合打击私宰肉
全国已完成机耕面积6.5亿亩
全国补充耕地面积大于建设占用量
2013年1月18日“全国农产品批发价格指数”比昨天上升0.40个点
保险区域市场格局无大变化 农业保险遍地开花
粮食增产潜力如何“变现”?不同技术模式主要解决什么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粮食产量变化经历4个阶段
深化种业科研体制改革:为粮食安全固本强基
2013年农民工资性收入首超家庭经营收入
国家发改委确定7项今年农村经济重点工作
我国将加快构建农业可持续发展长效机制
信贷重点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购置农机具

卖难买贵菜价再陷暴跌暴跌 分散经营等系主因

摘要:菜价下跌,消费者是否感到菜价便宜了呢连日来,记者走访北京市多个菜市场、超市后发现,尽管近期批发价暴跌,但零售加价率仍在1倍以上,如大白菜在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的批发价为0.18元/斤,在市内的和平门菜市场、沃尔玛超市里,零售价却高达0.4元/斤和0.5元/斤

  (开局之年看走势·热点观察)“卖难买贵”为哪般——破解蔬菜价格困局

  新华网北京11月28日电 (记者雷敏、王敏、陈炜伟) 一边是大白菜收购价跌至每斤不到1毛钱,生姜、大蒜价格双双跌破成本线,另一边是到达消费者手中的菜价虽有下跌但幅度却没有这么大。

  从去年的行情看涨,到今年的不断下跌,是什么原因导致菜价频坐“过山车”如何在产销之间寻找利益平衡点近日,新华社记者深入田间地头和市场进行了调研采访。

  “种菜赔、买菜贵”

  11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山东寿光农产品物流园的一处摊位上,经销商肖霞守在卡车旁,成吨的白菜整齐地码放在车上。“早上4点多就送过来了,行情好的时候五点半就卖光了∩现在都十二点多了,还剩这一车呢。”

  肖霞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年白菜收购价七八毛,今年收购价掉到了7分,往外卖才1毛3。全年算下来,保个本就不错了。

  白菜价跌受损最重的还是靠天吃饭的菜农。山东肥城市王庄镇海子村菜农王敬振告诉记者,一亩白菜如果按现在的收购价6分算,只能卖到400多元。而一亩地化肥要300多元,种子和浇水还得120元左右,等于今年种白菜白忙活了。

  白菜的“过山车”行情并非个案。记者在“中国生姜之乡”山东莱芜市、“中国大蒜之乡”山东金乡县了解到,在去年价格暴涨的带动下,今年种植面积大增,丰产使市场供过于求,目前生姜、大蒜的批发价也已跌破成本线。

  菜价下跌,消费者是否感到菜价便宜了呢连日来,记者走访北京市多个菜市场、超市后发现,尽管近期批发价暴跌,但零售加价率仍在1倍以上,如大白菜在新发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的批发价为0.18元/斤,在市内的和平门菜市场、沃尔玛超市里,零售价却高达0.4元/斤和0.5元/斤。

  多重因素致“卖难买贵”

  蔬菜“卖难买贵”现象似成顽疾。与往常相比,今年蔬菜价格的波动尤为频繁。记者调查发现,缺乏公共信息监测和预警、小农户分散经营、快速城镇化推高零售成本等因素,是导致菜价坐“过山车”和零售价格高启的根本原因。

  中国蔬菜流通协会会长戴中九说,近些年频繁出现的菜价坐“过山车”“卖难”问题,根本原因在于供需信息的不对称即无序生产。蔬菜等农产品的“卖难”只是一个开始,持续下去未来就可能出现“买难”的情况。

  “农民种菜没有方向,去年看韩国泡菜危机啥的,价涨起来了,1斤白菜的价格都达到了1元钱,就都种白菜,价格就下来了。”肖霞说。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范剑平(微博)认为,现阶段我国农业生产、运输、零售等各个环节都极度分散,并且都处于微利的状况,生产方式和流通方式落后、科技含量不够进而把大量的效率浪费掉了。

  业内人士指出,农产品价格上涨存在“最后一公里”现象。目前中国大中城市的蔬菜供应,90%左右都要通过批发市场和集贸市场。这些市场基本上由企业投资并经营,为了收回投资并获得利润,只能采取收取高额进场费、摊位费、交易费等办法,这是导致菜价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农民在城市生活要付出高额成本也推高了菜价。据北京市新发地批发市场一位摊主介绍,近几年,市场附近普通生活用房的租金已经由300元涨到1500元以上。此外,在城市吃饭、看病都要花钱,子女上学还要交借读、赞助费,这些成本都要摊到菜价中去。

  多措并举破困局

  突破“卖难买贵”困局,必须采取标本兼治的办法。政府要在提供公共服务产品方面做大量工作,加强生产和流通体制改革。

  戴中九建议,尽快建立起全国性的农产品信息服务平台,解决信息沟通难的问题。此外,可以借鉴美国和法国的做法,以政府买地置房建立的市场为主,建设公益性的社区菜市场和批发市场,并以免所得税的方式向外廉价出租。

  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信息部经理刘通认为,农民要避免盲目跟风种植。因供需关系引起种子价格上涨,农民在这个时候就要谨慎选择,从源头上把握总体种植的种类态势。

  “日本农协的运作方式值得中国借鉴。”范剑平说,日本农协对会员基本实行订单农业,即农民在农作物种植之前就知道可以卖多少钱,产品在哪个超市销售等信息。这样就保障了产品的高质量和价格平稳。

  农业部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破解农民卖菜难,关键是要大力发展合作社,将一家一户的分散生产尽快转为有组织、有规模的经营,实现大生产、大流通。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认为,蔬菜的生产周期短,又不好储存,问题解决起来难度大∩以考虑建立类似生猪保险的蔬菜生产保险,国家给予保险公司一定补贴,以减少农民的损失。

  破解“卖难买贵”困局,政府部门正在行动。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鼓励大型连锁超市与农业生产基地直接对接,鼓励有序设立周末直销菜市场、早晚市等临时摊点。健全覆盖生产、流通、消费的农产品信息网络,完善储备调运制度。增加财政投入,通过投资入股、产权回购回租、公建配套等方式,改造和新建一批公益性批发市场、农贸市场和菜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