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更多》
qy61785_weixin854f_jffb4450
ycc6398_sls8913_kkew8833
weixin5147k_ceox1658_shig6345
gzjs1271_rwss108_a15610827540
EAR5526_JZ82260_doff226
dw69936_gcd31fe_egcd748
qyjfl83_jfweixin738_jkjs48
HL2080h_mt56725_ssgw6222
fzjk1725_yesjf32_hky4972
lbs53266_PE2994_ssweixin3288
weixin22jj_syw2735_qj2956
jfg0980_yun87909_zf90803
cry436_HLS379_yesqyl333
bljk1055_gh52103_zjkd9512
yx58623_Aqcc3629_WXv0726

移民小区成了民宿集聚区

内容摘要:国庆期间,雷建林几乎没空下来过,几个房间,节前便预定一空。来的客人中,有回头客,有朋友带朋友,也有慕名而来的自驾族。300多

国庆期间,雷建林几乎没空下来过,几个房间,节前便预定一空。来的客人中,有回头客,有朋友带朋友,也有慕名而来的自驾族。300多元一晚的价格较合理,体验也不差,吃农家饭、住农家屋,再逛逛周边景区,大家都乘兴而归。雷建林更是乐在其中。

雷建林的民宿名叫“珑月居”。在浙江省丽水市景宁县大均乡的泉坑村,像他这样从事民宿的总共有9家,另外还有5家餐饮店。由于毗邻“畲乡之窗”景区,如今每逢假日,家家户户生意都不赖。

作为村党总支书记,看到别家生意更红火,雷建林比自己赚钱都高兴。泉坑村原本地处高山,连路都不通,地质灾害隐患不断。2009年,泉坑和羊坑两个村庄陆续下山搬迁,住到了新落成的水碓洋下山移民小区里。

“老人搬下来第一年经常哭,想念山上老家。”雷建林明白,搬下山来,生活是便捷了,但想要真正扎下根,还得引入产业,让口袋富起来,“否则,年轻人外出打工,村里只留下老弱病残,依然死气沉沉。”

雷建林的担忧,同样也是乡里的担忧。乡里的考虑是,移民小区与景区仅一路之隔,随着交通条件和基础设施的改善,如果能抓住游客做文章,提供餐饮和住宿等配套服务,一则无需考虑流量,二则可壮大产业,真正让村庄“活”起来。

因此,早在移民小区的设计与施工阶段,就规划了停车场、厕所,以及绿化、公园等,在房屋的布局上,同时予以了充分考虑。2015年,一条从县城到大均,总长13.14公里长的塑胶道修成,一下拉近了空间距离,也将沿线村庄穿点成线。不久后,“畲乡之窗”取消门票,游客随之也越来越多。

民宿集聚区,这个藏在雷建林心中多年的梦想,终于可以幻化成蝶了。可这个想法对村民一说,遭来不少质疑。确实,大伙房子才没造几年,又要拿出一大笔钱搞装修,到底有没有生意?会不会亏本?大伙担心一箩筐。

于是,雷建林决定,自己先吃螃蟹,将儿子婚房敲了重新装修,花了60多万元改装民宿,村主任则带头做农家乐。从设计到施工,不懂,雷建林就一点点学,反复琢磨。为了体现当地风情,他采用了大量畲乡元素,并就地取材,以竹筒制灯、以竹席为帘、以碎石为地板。

2015年底,小店正式开张迎客。由于风格独特,再加上春节消费旺季,一个月时间,雷建林就净赚2万元。原本,大伙都在观望。这下,一些头脑活络的人开始跃跃欲试。同时,乡里也给了不少扶持政策。

分管农家乐、民宿产业的副乡长吴丽告诉记者,比如在设计环节,政府最多可补助2.1万元,每个房间装修验收后,可获得8000-10000元的补贴,资金不够,业主还可享受政府贴息的“民宿贷”。

最给力的还要说是民宿、农家乐等业态起步时,当地政府在后端营销上所提供的公共服务。光去年乡里就举办了10多场文化活动,有泼水节、南瓜节、彩虹跑等,每场活动都能攒来不少人气。另外,乡里对接旅行社,从老年团、大巴客群体做起,以保证平时的客流量。同时,不定期乡里还会举办服务、餐饮等方面的培训会,不断提升接待水平。

雷建林说,这几年,村里民宿越办越多,让他特别欣慰的是,村庄的发展吸引了外出打工年轻人的目光,有一位已经回乡开始创业,还有好几位正打算回村。现在,自驾游群体越来越庞大,对住宿的个性化、品质化要求随之提升,大家都思考如何升级。

这几年,依靠生态旅游,泉坑村的发展有目共睹。但在吴丽看来,接下来如何破解同质化,服务产品单一,过度依赖景区游客,以及如何更好地融入文创、体验等问题,仍将是严峻的课题,这些不仅仅需业主们的集体努力,也需要政府能够给予更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