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更多》
maishoujika123_Cwk-1996_05_14_luochengxu1881
ff2289573389_lyk942727893_wei-xin-0528
q18049362809_lyt481305901_dai121655195
wwww1880wwww_xinyao170109_l13032660111
2465584257_ayh5038238_2975387355
jjjhh3343_fksjbx963_863742684
sandy662266_xiner206666_a1274528141
cai555606_wxid55786_bobv23569
pan2576286317_abc2421159902_ying1cai22002
hehuoren888_safuw555858_ccTV888666T
liaojie1112_yangsir3329_lingyun9324
Xin5753876lll452727_wxid_skphrsdruomf22_xing8892gfidhhdtfff
hyh13654471454_lzy13353395365_WWW15528903110
a18701244836_x13439520081_yyk771002020
q2.qssca.cn_18758468222_yiqilai5208

马铃薯主食开发如何快起来

摘要:“新马铃薯两元一斤。”这是近日重庆市渝北区宝圣大道一农贸市场内,几家摊位上马铃薯的销售价格。摊主黄老板说:“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吃马铃薯,国家不是也说要把马铃薯发展成主食嘛,估计以后生意会更好。”

  “新马铃薯两元一斤。”这是近日重庆市渝北区宝圣大道一农贸市场内,几家摊位上马铃薯的销售价格。摊主黄老板说:“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吃马铃薯,国家不是也说要把马铃薯发展成主食嘛,估计以后生意会更好。”

  马铃薯是重庆市第三大作物,也是最具发展潜力的主粮产业。常年种植面积550万亩,面积、产量均居全国第六位。2015年重庆马铃薯种植面积为558.2万亩,总产量667.2万吨。重庆市农委的数据显示,重庆年消费马铃薯约17万吨。在全国加快推进马铃薯主食化的背景下,重庆也在努力让马铃薯变成饭。

  马铃薯是库区、山区的“半年粮”,也是区域经济的支柱

  重庆有14个区县以马铃薯为主要产业,其中库区县占了一半。马铃薯在当地俗称“半年粮”。马铃薯也是秦巴山区、武陵山区等贫困地区确保粮食安全、发展地域经济的支柱产业。

  巫山县是重庆马铃薯生产的重点县,常年种植面积约30万亩。

  该县骡坪镇大垭村村民覃克山告诉记者,在这片海拔1200米的黑土地上,村里人主要种植一种名为“米大洋芋”的马铃薯。“我们家也种了2亩地,一些自己吃,一些喂猪。大个头的挑来卖,一年能卖1000多块钱。”

  由于马铃薯是县里的主要农作物,巫山县政府一直致力于提高马铃薯的经济价值。去年,在当地政府的努力下,大垭村成立了专业合作社,以巫山县福益美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为龙头统一收购,统一营销。

  “合作社成立以后,不管洋芋大小,只要想卖,装车后就能拉走,2亩地洋芋在原来基础上收入增加了两千多元。”覃克山乐呵呵地说。

  商品化、主食化等精深加工技术滞后亟待突破

  在马铃薯主产区巫溪县,马铃薯常年播种面积约55万亩,产量超过60万吨。这里传统的马铃薯用种是把上一季收获的马铃薯留部分下来,播种时切下有芽眼的小块,种进地里。“这种一代传一代的种子,到七八代后,就退化了。”巫溪县原农委纪工委书记吴世万说,用退化后的种子生产,最后亩产不超过千斤。

  为确保巫溪马铃薯的产量稳定,上世纪70年代,一些农业科技人员主动承担起攻关马铃薯种子退化难题的任务。通过脱毒马铃薯种的使用,产量大幅度提高,亩产最低1吨,最高的超过3吨。

  2008年,巫溪的脱毒马铃薯技术进入农业部脱毒马铃薯良种工程建设项目。

  脱毒技术改变了巫溪马铃薯的命运,马铃薯成为巫溪粮食产业中规模最大、效益最好、农民收入最高的一项。尖山镇八佳村的村民范兴平说:“我家种的2亩脱毒早熟马铃薯,收了4800公斤,其中4300公斤以每公斤1.5元的价格出售,收入6450元。”

  巫溪县政府在文峰镇三宝村建立了脱毒种薯培育生产基地。“目前,基地年产4000多万粒组培脱毒马铃薯原种,每年为本县及云南、贵州、四川等地提供100万亩脱毒马铃薯用种。”吴世万告诉记者。

  健康种下地只是马铃薯稳产的第一步。南川区水江镇若丰蔬菜种植合作社马铃薯种植基地负责人熊仕才最近比较忙,“每天都要去地里看,前段时间下大雨,晚疫病太严重了。”熊仕才说,若不能有效预防晚疫病,可能给马铃薯造成50%~80%的减产。

  据重庆市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2015年马铃薯晚疫病发生面积182.85万亩。因此,如何有效预防和控制晚疫病,至今仍是挡在在马铃薯主食开发路上的一个坎儿。

  除晚疫病外,马铃薯的生产过程中还存在品种单一、科技到位率低、储藏水平落后等问题。此外,机械化水平低也是影响重庆马铃薯生产的因素之一。目前仅有用于翻耕和起垄的微耕机,播种、施肥、收获等适合山区使用的中小型机械几乎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