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更多》
czt1008688888_yc17818876887_yueying168168
1109079167_jg19951010_1811212686
zhou2250303990_yang2757543086_qifang225577
932471514_194237626_731594866
zyzz00778809_OPPO789100_MMM1117890
fengxiaohei9527_jiangjiang9995_bujiaohuanghao
破解农业生态难题 大数据大有可为
河北清河:以花为媒,山楂为证
银川灵武市完善县乡村电商服务体系
把亲土种植植入亿万农民心中
中央财政安排新一轮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
老人吃西瓜后差点丧命 这样吃西瓜等于吃毒药
陕西略阳县中药材产业扶贫纪实
库伦旗让绿色成底色和品牌
蟹肥鱼美更天然——江苏大力开展渔业生态健康养殖见闻

“河长制”如何推动“河长治”?

摘要:今后,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党委或政府“一把手”将有一个新头衔:“总河长”。根据11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在部分省区市近十年实践基础上,各级党政主要领导负责制的“河长制”将在全国推行。 党政首长负责,像抓粮食安全

  今后,中国31个省级行政区党委或政府“一把手”将有一个新头衔:“总河长”。根据11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在部分省区市近十年实践基础上,各级党政主要领导负责制的“河长制”将在全国推行。

  党政首长负责,像抓粮食安全一样抓水安全

  2007年5月,太湖蓝藻大面积爆发,水源恶化,市民抢购纯净水。河道久无清淤、企业违法排污、农业面源污染严重……水污染,望闻问切,赤橙黄绿,臭不可闻,是症状,“病因”千头万绪,归根到底是权责不清晰、考核不具体、奖惩不精确。

  这年8月,无锡市印发《无锡市河(湖、库、荡、氿)断面水质控制目标及考核办法(试行)》,将河流断面水质检测结果纳入各市县区党政主要负责人政绩考核内容,各市县区不按期报告或拒报、谎报水质检测结果的,按有关规定追究责任。

  2008年6月,江苏在太湖流域推广“河长制”:每条河由省市两级领导共同担任“河长”。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是河流管护第一责任人。效果立竿见影。太湖主要入湖河流之一的太滆南运河长期受污染问题困扰。江苏省和宜兴市两级“河长”实地督查污染源、排污口,河流水质,沿河生态得到较大恢复。2011年至2016年,79个“河长制”管理断面水质综合判定达标率基本维持在70%以上。

  此后,北到松花江流域,南至滇池,“河长制”走向全国。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海南8省市全境推行“河长制”,16个省区市部分实行“河长制”。

  “河长制”迈出从“部门制”向“首长制”关键一步。“党政同责,首长负责,像抓粮食安全一样抓水安全,就一定能够做到。”水利部水利水电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李原园对记者说。

  管护机制创新,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河长制核心是党政首长负责制,破除体制顽疾,改变‘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的尴尬。”江西靖安县水务局局长王仕钦认为。

  纵向上,省级主要领导、市委书记市长、区委书记区长、镇委书记镇长、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各级“河长”形成治水“首长责任链”;横向上,发展改革、财税、水利、国土、农业、交通、环保、经贸、住建、工商、公安乃至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各有分工、各具使命。限制向河湖排污、防治水体污染,严禁侵占河岸、乱采乱挖,河长制不仅负责河流“水质达标”,更是管好整个河流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

  人们常说:“水无常势。”水流动不居,无法按行政区划切割。“河长制”另一个特征就是上下游、左右岸“共治”。

  “过去这里养了两万多头猪,污染物直排,水面泡沫翻腾。如今劣五类水质已经全部变为二类水标准。”近日浙江衢州市5个县市区主要领导集中到任,上任第一件事情就是认河、巡河,签订河长履职承诺书,立下军令状,挑起河长担子。衢州是浙江生态屏障,地处钱塘江源头,“五水共治确保一江清水送下游”被视为政治责任。

  作为重要入海口,天津河流水系众多,长期以来河道管理责任不清、职责不明,加上近年来水少、水脏、水流不畅、水污染现象逐渐增加。为彻底解决问题,天津市实行区、镇、村三级河长制,明确要求每一级河长都由行政主管领导来当。过去的阶段式治理,变成了常规的行政行为。

  亿万河长在民间,全社会共建生态文明

  2016年“保护母亲湖——‘市民河长’在行动”市民河长聘任仪式12月3日在昆明举行。36个团体、企业被授予“市民河长”单位,张家强、顾中国等市民被授予“市民河长”个人。企业家表示,将以身作则,发展节水低碳经济,当护水带头人,对违法行为进行监督并及时反馈巡河发现的问题。

  有人形象地说:“河长制”,就是把“请领导下河游泳”的邀请对象,从局长升格为书记市长。其实真正的变化和长久影响,比“请更高级领导下河”深刻、深远得多。从“河长制”到“河长治”,要靠全社会参与。

  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漕桥河试点聘任的“民间河长”村民郭银生、杨锡良,已对漕桥河及其周边河道履责近半年。为保证民间河长开展工作,武进区建立了相关机制,把官方河长与民间河长工作衔接起来:民间河长上报问题或意见建议,官方河长要及时交办、督促责任单位回应;邀请民间河长参加治理太湖工作会议、规划方案编制会等。

  党政首长领衔的“河长制”,正在与成千上万“民间河长”形成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互推互促格局。社会公众的力量在启动。